热雪书生

济南呐,济南呐,你在哪儿呢?

这条路,是通向哪里的?它能否达到你的心呢?

小蝌蚪和小鱼儿

拖着长长的裙摆是来跳舞的吗?

那一幢幢房子里是否有等待我的人

指尖所触,是阳光?是温暖?

那个银晃晃的是太阳还是月亮?